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罗琦曾迷上霹雳舞13岁就退学了图

2018-11-05 09:44:41

罗琦:曾迷上霹雳舞 13岁就退学了(图)

在《我是歌手2》的后台,罗琦与本报合影

罗琦与老公Jan

那晚,把和罗琦的合影发到了朋友圈,几个平时不怎么联系的朋友默默点了赞,都是搞音乐搞到反被音乐搞的主儿。

对这几个哥们的记忆,模糊到就像很少有人记得中国上世纪90年代初

有一支叫“指南针”的乐队一样。今天,要不是有个叫罗琦的女子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亮相,似乎这支乐队,和这个人已经不会再被人们提起。

《我是歌手》第二季开播前,罗琦将参赛的消息就被一群三四十岁的闷骚之人炒得火热,她还能唱?那个有过吸毒、暴力经历的问题女孩?现在算女人了吧?老了吧?仿佛与罗琦有关的记忆都是灰暗的。

然而1月3日,当好久不见的罗琦神采奕奕地站在舞台上,次在综艺节目中展示她独特魅力的嗓音时,人们仿佛看到一只展翅翱翔的白鸽,用锋利的羽尖切碎空气中每一颗不洁净的尘埃,将昔日的雾霾尘封在时光中。

1月16日,在《我是歌手2》第五期录制现场,罗琦接受了本报专访。

{灰色

此间的问题少女

凤凰卫视曾做过一部经典纪录片叫《唐人街》,其中一集叫《回来,罗琦》。片中,罗琦把自己的人生分为不同的颜色。而对于她来说,16岁之前都可以用灰色的蜡笔重重涂下去,父母离异、独自求学……

新文化:好像每个喜好摇滚的人童年都不是很幸福。

罗琦:其实我的童年还算粉红色的,只是后来父母离异,人生才变得灰暗。

新文化:我知道那时候你成了大家眼中的“问题少女”,比如在街上跳霹雳舞,比如打架。

罗琦:那时候心思不在学习上,迷上霹雳舞后,即使上课都在想怎么能跳好某一个动作,13岁那年,我退学了。

新文化:然后做了什么?

罗琦:一直跳舞。当歌手是有次一个歌手因为生病没法唱,我就自荐上台替补,我还记得唱的是《路灯下的小女孩》和《大约在冬季》,那之后大家觉得我唱歌还行,就成为独唱歌手了。

新文化:当时赚的多不多?

罗琦:跳舞的时候一场就几块钱,当歌手后可以赚到20块钱,已经很多了。

新文化:当时你都唱什么歌?

罗琦:我喜欢唱男生的歌,当时从齐秦到赵传几乎所有的歌都唱过,女声的唱苏芮。

{蓝色

北京的马克西姆餐厅

接触音乐后,罗琦疯了一样的痴迷,16岁就从家乡来到北京,在崇文门附近有个马克西姆餐厅,崔健等歌手都在那演出,起初罗琦是站在台下认真看,后来,她直接找到崔健经纪人说“我也能唱”。结果,她就站在那里唱了许久。

新文化:还记得怎么迷上摇滚乐的吗?

罗琦:有一次我听到一种很有力量的曲子特别好听,后来才查到是邦·乔维的歌,这才知道是摇滚乐,我觉得这种音乐能够充分表达我的情绪,后来就迷上了。

新文化:上世纪90年代初,是中国摇滚乐盛行的时代,而女歌手相当少,是不是这个原因让你红极一时?

罗琦:那时唱摇滚的女歌手确实很少,我算幸运的,所以我称那段日子为蓝色的。

新文化:你是怎么进入到北京摇滚圈子的?

罗琦:在朋友的引荐下吧,因为这个圈子很小,都是需要朋友带。当时崔健他们都在那儿演出,有一次我主动找到老崔的经纪人王晓京,我说这些歌我也能唱,他们觉得我从南昌来,不容易,就说给这女孩一个机会吧。

新文化:唱的什么歌还记得吗?

罗琦:有《我是一只小小鸟》。

新文化:《我是歌手2》第五期,你也选唱了这首歌。

罗琦:是的,这首歌记录了我一段青春岁月,是我出道之后的一首代表作,或者成名曲。

新文化:在舞台上,我看到你眼圈好像红了。

罗琦:差不多,反正自己挺有感触的。

新文化:怎么组建的指南针乐队?

罗琦:当时我被大家看好后,有一个成都来的“黑马”乐队缺个主唱,我就加入了,因为大家都来自南方,所以后来就叫“指南针”乐队。

{黑色

如果那天没有拦那辆车

在北京,罗琦迅速走红,小小年纪便加冕“摇滚女声”,然而一场劫难让她的人生发生了逆转。

1993年,罗琦在一个女伴的生日聚会上与人发生冲突,对方用半截啤酒瓶刺穿了她的左眼,为了止疼,在就医期间罗琦大量服用麻醉品,但疼的时候医用地卡因都不起作用。此后,罗琦悄悄开始吸食硬性毒品,直到1997年一天,罗琦在南京机场毒瘾发作,不顾一切地拦了一辆出租车,要求司机带她去买海洛因,结果被司机直接拉到了派出所。那年罗琦22岁,这是国内娱乐圈中位被曝光的吸毒者。

新文化:重新选择站在这个舞台上,是否担心过度受关注会被伤害?

罗琦:同样的错误,不会在我身上发生两次,在我早成名的时候,因为对这个的抗拒,让我做了一些错误的选择,但这一次我会很励志地去面对它,它不会带给我生活上任何的改变,不会有改变。

新文化:是否想过,如果那天没打架,如果没拦那辆出租车,你的人生会是怎样?

罗琦:这些事情没有如果,所以不要去想,想它等于是浪费时间。要问我会不会在意外界对我的评论,这个是我无法掌控的,所以只能一笑而过。

新文化:你能主动提过去的事情,让我很佩服,让大家看到了今天这么心态平和的罗琦。

罗琦:谢谢你,这的确是我现在的心态。

{黄色

德国街头的一抹黄皮肤

柏林,传说中一个很冷的城市,却在那年冬季给了罗琦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温暖。

1998年,罗琦完成了在国内的戒毒治疗后远赴德国,为左眼做了整容手术。罗琦曾回忆说,毒品带来的灰暗要大过眼睛的意外受伤,因为失去左眼还有选择的机会,但是毒品差点让自己失去了自尊。定居柏林后,罗琦继续音乐梦,然而柏林对她而言的温暖,却是那个叫杨(Jan)的德国男人。

新文化:你曾说过,你们认识三天就结婚了,你们是如何认识的?

罗琦:是的。1999年夏天,我们在一个朋友聚会上偶然认识的,基本属于一见如故。

新文化:他之前知道你吗?

罗琦:完全不知道,我向他讲述了我的过去,那些曾经拥有的辉煌与黑暗,他很感动,第三天就向我求婚。

新文化:从你的访谈中我看到他对你的人生起着决定性作用,比如在您戒毒那段时间,是他每天陪伴你,克服心理上的障碍。

罗琦:是的,那时每天都要服药戒毒,如果每天不喝那杯化开药的水简直无法想象生活如何继续,但当有一天他高兴地告诉我,他已经一周没向水里放药了之后,我觉得人生才有了意义。

新文化:那是你在柏林温暖的时刻。

罗琦:是的,所以我觉得德国之后的颜色是黄色的,因为找到家的感觉。

新文化:江西、北京、柏林,现在那里对你来说家的感觉重?

罗琦:家是在心里面,我对每个地方都有情感,我的心我的人在那,那就是我的家。

新文化:现在一下子又这么受关注,你是喜欢走在街上被追星的喧嚣,还是独自在德国街头无人认出的宁静?

罗琦:说实话,我更喜欢在德国没有人认识我的感觉,所以这是我喜欢两边生活的一个原因吧。

{红色

回来的罗琦

除了找到了德国的爱情,罗琦也迷恋上了电子音乐。罗琦的朋友、树音乐CEO姜树说,德国电子乐是全球发达的,罗琦对德国电子音乐家如数家珍,两人也是在一次电子唱片的发布仪式上从交流起电子音乐开始熟悉,并终促成罗琦签约树音乐,后来,罗琦又组起了自己的“冷空气乐队”,重回国内乐坛。

新文化:德国电子音乐对你的影响是什么?

罗琦:我刚接触电子音乐时,还停留在初步的舞曲阶段,慢慢深入了解之后,我发现电子乐也有它的情感在里面,电子音乐里面又分得很细致的,也是一门比较广的音乐。电子乐和摇滚,我都很喜欢,只不过是不同的音乐类型。但这两种音乐也可以结合到一起,我现在做音乐的风格就偏向于电子摇滚。

新文化:什么时候能听到你的专辑?

罗琦:看我身体恢复的速度吧,如果一切都在理想中的话,希望在今年年底和大家见面。

新文化:现在的理想是什么?

罗琦:理想是时时刻刻都有的,有时它大一点,有时它小一点,有时它是具体的,有时它又是意念的东西,我的理想就是希望自己暂时在没有一个确定的目标之前,希望自己能够是一个独立、坚强、快乐的小女人。

新文化:这么多年觉得自己变了吗?

罗琦:我的变化是肯定有的,岁月流逝,万物都在变。我自己看自己,的变化应该是长大了,成熟了,自己的情商也提高了不少,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调整自己的心态了。

新文化:20年来是否有放弃舞台的时候?

罗琦:不存在想不想放弃,只要想唱歌,那都是我的舞台。

新文化:是什么支撑你走到现在?

罗琦:它不会是具体的那一个人,是一份信念吧,对爱的相信和执着,这是快乐的源泉。

{金色

《我是歌手》

站在《我是歌手》舞台上的罗琦,已是身怀六甲的准妈妈,在我们闭目聆听她高亢嗓音的同时,又为她的身体担心。

新文化:你是怎么加入《我是歌手》的?

罗琦:期我没有在国内,有朋友说找过我,但是没有遇到,第二期正好我在北京,就收到了导演组的邀请。开始是有犹豫的,因为我从来没参加过综艺节目,我知道自己的承受能力,可能没有那么扎实,但后来在他们的劝说下又来参加了。

新文化:是否担心这么多年没在大众面前露面,自己的演唱风格会不会得到大家的喜欢?

罗琦:这些都是当初犹豫的原因,但后来自己克服了这些心理障碍,自己给自己打气,家人朋友也都支持我,所以还是选择了加入。

新文化:这两年你参加的音乐节比较多,但范围比较小,这次参加电视台录制,有没有一种重返歌坛的感觉?

罗琦:我觉得好像不能说是重返歌坛,因为你也说了我一直在音乐节出现,所以谈不上重返,借助这个节目,更贴切地说,可能我进入到大众的视线里面。

新文化:在《我是歌手》舞台上,每次谢幕你们都是集体告别的动作。

罗琦:对,这是这么多年乐队演出养成的习惯,我们非常亲密。

新文化:你的老公是否支持你参加这个节目,有没有因为担心身体而让你拒绝?

罗琦:没有,他知道我,我自己身体不舒服会马上停止,所以他说的多的就是玩得开心,祝你好运气。

新文化:给喜欢摇滚的人一点经验之谈,如何能够坚持音乐梦想?

罗琦:我觉得坚持做自己,坚持自己的梦想,总有一天你会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重要的是要清楚你自己要的是什么,也许有时你要的东西不切实际太过庞大,要清楚自己是在什么样的位置。

{紫色

为宝宝退赛

在做完这个采访一周多的时候,罗琦站在《我是歌手2》第六期的录制舞台上,突然宣布自己将退出这个舞台。台下的观众一阵骚乱,一直到罗琦开口演唱一首歌:“请你为我再将双手舞动,就让我们把爱留在心中,也许有一天,我老得不能唱也走不动,我也将为你献上真挚的笑容……”这是罗琦唱了好多年的《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台下观众纷纷落泪。得知消息后,随即又联系上罗琦。

新文化:参加这个节目时,你就知道自己走不到吧?

罗琦:是的,参赛之前就知道自己走不完全程,事先导演组也知道,大家都觉得挺遗憾,我也是,但是请理解我的决定。

新文化:怀孕7个月了吧?

罗琦:是的,7个月负担也更重了,医生也给了我建议,让我多休息,认真考虑后所以我决定退下来。其实录第五期的时候我就有这想法了,但我想再坚持一期,让大家多看看我。

新文化:在这个舞台上收获多少?

罗琦:太大了,大家对我的关心和关注满满的都在心里,我很感激,我会经常想起你们。选了这首歌,也是想对知道我名字的人说声:谢谢!

新文化:生完孩子后,会考虑回来吗?

罗琦:会的,下半年我将举办自己的演唱会,发新专辑,也会考虑重新回到这个舞台,因为我很喜欢这里。

新文化:对喜欢你的歌迷们有什么话?

罗琦:谢谢你们还在那儿,让我们一起继续往前走,继续加油。

新文化:期待罗妈妈早日回归!

罗琦:谢谢你们的支持!

原标题:罗琦:曾迷上霹雳舞13岁就退学了(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姜一平

摇钱树游戏机
西门子工控机主板
温室开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