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彷徨

2018-09-15 10:40:01

我本来在乡镇工作和生活已经习惯了,不是没做过调进县城的梦,只是觉得那些当官的我都不熟悉,有钱也不知道往哪里送。乡下就乡下吧,反正夫妻都在一起,想开点,其乐也融融。

但偏偏无心插柳柳成荫。忽然听说我中学的老同学覃三当上了局长,心里一高兴便打起调动的主意。

带了一些土特产,我去了覃三家。覃三很热情,还说老同学见外了,拿什么东西。我们聊了很久,我说明来意,希望他能帮忙。他沉吟半晌,说,这可是大事,需要调动的人很多,矛盾也很大,先搁会再说。

我信以为真,便等着。过了一年,见有些人,特别是熟人一一调进了城,也不是有什么天大的理由。妻子对我说,这覃三局长爪子很深哟!我问什么意思?妻说,她听人讲没有几万块送给覃局长,就别想调动的事。我半信半疑。我们是老同学,就是有钱又怎么送得出手啊?可不送,他又怎么会平白无故调我进城呢?

我彷徨无措。

终于还是妻子帮我下定了决心:送,送两万!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我买了一些土鸡蛋,把钱装好放在土鸡蛋中。去覃三家里时,故意把鸡蛋放在客厅显眼的地方。谎称进城还有事就走了。走时特地说了句,这鸡蛋新鲜,你仔细看看!

没多久,我顺利调进县局工作。妻子和我都会心地一笑。我搂着妻说,这回,我们节衣缩食,照这路子,把你也调进城,我们就完全离开这乡下了。妻说,调我恐怕两万人家不干吧。我豪爽地说,那就五万,肯定搞定!

我在县城工作后,覃三和我见面的时间多了。他喜欢打麻将,一差人就约我。我当然求之不得。只是每次打完我都为输钱心痛不已。因为在麻将桌上,我为了讨覃三高兴,从来不敢和他的牌,所以根本没有赢过一次。但有一天,我找到一个无旁人而覃三又很高兴的机会,对他说了我妻子调动的事。他说,等机会吧,一有机会就把她调过来。

我和妻子商量后,又如法炮制,但这回送了5万。

我们这种工薪阶层,没有多少钱,在城里还得买房子,钱送出去了,心里的滋味真的有些不好受。但一想长期两地分居,更不行。送就送了,顾不了那么多。妻子比我想得开,在电话里反而一再安慰我。

不到半年,妻子得到调令,调回城里。我们相拥而泣。通过几年努力,我们都顺利进了城。想那些两地分居多年的同事,还不知要等到牛年马月呢!

我对妻子说,不管怎样,都得感谢覃三帮忙。我们请他吃顿饭,表示谢意。以后就不再麻烦他了。妻说,对,以后再叫你打牌,就用不着老让着他。该和牌就和牌,该赢钱就赢钱!我也觉得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轻松地笑了。

我好多天没见到覃三,以为他出差了,也没在意,可渐渐发现同事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我没得罪过人,工作也小心翼翼,人际关系也不算差,可是……

终于,一位同事酒后告诉我,你那局长同学被“双规”了!听说他受贿好几十万呢,案子已经移交到检察院。送过钱的人都陆续地去检察院交代情况了!

我吓出一身冷汗,赶快回去告诉妻子。妻子一时也不知所措。

我咬咬牙,不自觉地向检察院所在的方向走去,可是我并不知道有没有勇气走进检察院办案室。

我彷徨不定。

雕刻机电机
深圳中空板制品
上海大公馆-威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