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三个金元宝

2018-09-15 16:36:36

王四是家里的第四个孩子,她娘给她的三个哥哥起名字的时候已经伤透了脑筋,王四出生的时候。他爹正蹲在医院急诊室门口抽旱烟,一边琢磨着既然是第四个孩子,不管男女都叫王四算了,又好记又好写。

王四在二十七岁的时候和同一个小镇的李根结婚了,李根家在街面上有门面,于是两个人开了一家“王大姐米粉店”。王四曾经和李根说要在房产证加上自己的名字,李根一直不愿意,王四每次心里都很不痛快,两个人偶尔也会吵架,但是冷战个三五天也就过去了,日子倒也在吵闹中逐渐流逝。

王四和李根结婚的第三个年头,冬天的一个傍晚,来了一个五十岁左右挎着军绿色帆布包,穿着补丁的破棉衣和棉裤,脚上却穿了一双沾满了泥浆的草鞋的人来到了王四的米粉店,他点了一碗卤肉粉,粗声粗气的说了一声“老板娘,多加肉加菜!”接着一屁股坐在靠门的椅子上,一边不停的回头看着厨房的位置,每次只要有脚步声,他就回过头看,一副着急的样子。终于王四端来了一大碗米粉,这个人咽了口唾沫,立刻拿起了筷子开始吃,等到他狼吞虎咽的吃完这碗冒着热气的粉以后,打了个饱嗝,东张西望的看了看,溜进了厨房,把王四叫过去,“老板娘,我叫王爱国,我今天身上没有带钱,能不能先赊着以后我有钱了再给?”王四想着大冬天的穿草鞋也挺可怜得,就挥了挥手说“你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拿来好了。”回过身就往厨房走去。

王爱国左右看了看店里没什么人,就跟在王四后面,王四走到厨房门口站住了,回过头问王爱国想干嘛。王爱国说“王大姐,我看你是个好人,我也姓王,我们也算是本家人了。我虽然没有钱,但是我还是很讲人情的,实话和你说吧,我今天是来赶场,想要把我家里的金元宝拿去卖了换钱的,家里5个小孩都要吃饭,还有一个今年要娶媳妇,用钱地方太多了,我实在是没办法,走了一整天一直舍不得,你也是个实在人,我就卖给你吧,黄金这种东西迟早都升值的。”

王四看了这个人一眼,狐疑的问“真的假的?”王爱国解开穿在外面的破棉衣,里面是一件缝着兜的红色棉毛衫,从棉毛衫的兜里面拿出了一个布包。王四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个人手里的布包想着难道是真的。王爱国接着把布打开,里面是一层蓝色塑料袋,再打开就是报纸。王爱国回过头看了看米粉店里没有其他人,侧了侧身子挡住手,打开报纸,三只金灿灿的元宝的东西包在报纸里。王四盯着王爱国的手,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王爱国压低声音说:“大姐,我晓得你不相信我,但是这真的是我家的传家宝,我一直都不敢拿出来,都是因为现在逼急了没办法了,一大个家庭需要钱是,只要3000块钱就给你了,以后一定会涨价的。”王爱国边说边又把金元宝藏了藏,王四看着脏兮兮的王爱国和他的表情,有点动摇,想到自己还有存了三年的两千多的存款,但是还是不敢买。

王爱国扭身就往外面走,边走边说“真金不怕火炼,你可以丢在火里面烧了试试。”王四听王爱国这么说,当真拿过来炉子让王爱国丢进去,王爱国一副很可惜样子丢进了一个金元宝,眼看着金元宝在火焰里一点没褪色,形状也完全不改变,王爱国把另外两个也丢进去,还是一样没变化。王四整个人眼里压抑不住的兴奋。王四让王爱国等一会,扭身进了里屋,刚好王四的男人李根在家里,王四就兴奋不已的和李根说,李根一听王四说在火里面都没坏,也就很兴奋,也拿出了存了很久的一千块钱。于是王四花了3000块买了三个金元宝。王爱国拿了钱又回头看了看金元宝,依依不舍的走了。

自从王四买了这三个金元宝以后,心情异常的好,每天哼着歌走出走进,那三个金元宝一直藏在王四带拉链的内裤里,王四男人李根有时候想让王四拿出来两人分开保管,王四有时候在心里想莫不是这李根想要拿走我的黄金,那可不行。李根见王四不愿意也就不说什么了。

李根偶尔也会怀疑金元宝的真假,于是又催王四去找镇上的加工金银饰品的老银匠鉴别一下。王四想了想觉得也对,就去了老银匠家里,背过身取出了一个,让银匠看看是不是真的,银匠根据多年的经验,感觉金元宝应该是真的,为了避免看错,老银匠戴上了老花眼镜,用切割机器试了一下,在老银匠看的几分钟里,王四手心都出了汗。老银匠仔细的看了看和王四说,你这个的确是真的,含金量还挺高的,你只有一个吗?王四一听立马笑容满面的又递过金元宝让老银匠鉴别,整个过程王四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老银匠的手,生怕老银匠动什么手脚。

出了银匠的店门,王四感觉心里的一大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无比的踏实,王四打算告诉李根这件开心的事情。不过走到离家半里的地方,王四在小镇的河边想了半个小时,然后去了隔壁的小镇买了点东西才回了家。

王四回到家,和李根说这几个金元宝都是真的,值得好多钱,李根一听立马取下来墙上的腊肉,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一顿饭。睡觉的时候王四主动和李根说,既然你也出了钱,我们又是夫妻,我每天这样揣着也不安全,还是给你保管吧。李根看到王四手中的金元宝,侧着耳朵听了听隔壁没有声音,把金元宝小心的收在自己的棉袄里面的兜里。

五年过去了,王四有一天头晕,晕倒在米粉店油腻的地板上,李根着急的抱着王四去医院检查,发现王四竟然是脑膜炎。于是王四住院了,连王四70几岁的老娘也只得来照顾王四。李根一边要照顾王四,一边要到处筹钱。李根回到家里翻箱倒柜,拿了所有的存折,还给亲戚朋友借了钱,结果去交费窗口还是差一大截,李根突然想到那几个金元宝,满头大汗的跑去了老银匠的店要还钱。刚递给老银匠,老银匠一接到手里,就觉得重量不对,老银匠拿出机器测试,结果金元宝里面居然是黄铜!李根感觉天旋地转,自己老婆患病,还买了假的黄金,这可怎么办。

李根无可奈何的回到了家,翻出了房产证,打算卖掉房子。满面愁容的做到王四的病房门口,叫出王四的老娘,一边流泪一边说都是自己没用,没用赚足够多钱来给王四治病,现在只有把房子卖掉,房子还可以再挣,可是人没了就再也没了。结果病房里面的王四听到了李根说话,瞬间大哭起来。李根一下冲进来问王四怎么了,王四一下抱住李根,鼻涕眼泪蹭了李根一身。

王四哽咽着和李根说,其实有一个事情我一直骗了你,我给你的三个金元宝,其实不是我买的那三个,真的金元宝还在我这里!那天我去老银匠的店,发现是真的,本来打算和你说,后来想到结婚的时候你没有给彩礼,而且每次说到房产证加我名字的时候你都扯开话题,我一想到这些事情,我就不想给你金元宝,想着自己做个补偿。没想到如今我病了,你还愿意把房子卖掉给我治病,我真是不应该总是怀疑你!王四边哭边从身上掏出了金元宝递给李根。李根接过金元宝的时候还没有想过来是什么情况,但是还是迅速去银匠家里换了钱给王四交了医药费。

一个月以后,王四出院了,李根和王四都再也不提金元宝的事情,李根在房产证上加上了王四的名字,王四和李根再也不吵架,成为了小镇上令人羡慕的一对。

铝合金水槽
武汉松下投影机
瑞嘉苑一期-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