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基层法官叫停总统令特朗普撞上司法墙

2019-06-09 10:24: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脑梗死不能说话
脑梗死偏瘫康复
通心络胶囊网上购买

小法官叫停总统令

特朗普撞上“司法墙”

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暂时禁止来自西亚北非7国公民进入美国。美国国务院2月3日证实,“入境限制令”实施以来,近6万份签证已被暂时撤销成了废纸,全美上下立即吵成“一锅粥”。

不过,“入境限制令”的反对者们迎来超级大逆转: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罗巴特3日裁定:暂停实施特朗普入境限制令,即刻在全国范围内生效!

特朗普随即连发“推文”激烈批评詹姆斯·罗巴特法官,并表示要推翻这一裁决。

综合 新华社

基层法官如何叫停总统令?

事件的缘起是1月27日特朗普签署的总统行政令:在120天内暂停全球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和伊拉克7国公民入境;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这一入境限制令不仅引发世界多国批评,在美国国内也遇到较多反对。

3日,美国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罗巴特在西雅图作出裁决:在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特朗普入境限制令,即刻生效。随后美国国土安全部将入境规范恢复到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前的状态,数千名被半途遣返和滞留境外的相关人员开始进入美国。

区区一个“基层法院”法官一言不合就推翻了总统的行政令,还要求在全国范围内暂时冻结,他是怎么做到的?

在这个案子中,原告是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而被告则是特朗普本人。

那么罗巴特凭什么能审理这个案子并叫停总统令?

美国的法院大致上分为两个体系,分别是联邦体系和州体系,两个系统相对独立,被赋予的和管辖范围也各不相同。

罗巴特所在的法院属于联邦法院体系,是根据美国宪法赋予的权力设立的,共分为三级,从高到低分别是法院、上诉法院(也称上诉巡回法院)和地区法院。原告一般选择在地区法院提交诉状,如果对判决不满可以上诉到上诉法院;如果还不满意,可以申请由法院判决。

罗巴特之所以能够叫停特朗普政府发布的入境限制令,是因为他所在的联邦法院体系一级法院受理了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对这一总统行政命令的起诉。

罗巴特在他的判决书中并未说行政令是否违法,但由于行政令或会对原告各州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因此要求在全美暂定执行入境限制令,,以便留出时间重新审视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提起的诉讼。

不过,就算罗巴特有权力审理这个案子,他作出的判决为什么全国都得遵守?

原来,美国的法律体系属于英美法系,的特点就是遵循“判例法”。也就是说,要判一个案子,法官只需要翻翻书看以往的法官是如何判决的,“照葫芦画瓢”就可以了。所以,罗巴特在判决书中说:“根据以往的判例,和移民相关的法律应该在全美以同等程度执行。”

紧随“罗巴特裁决”后,美国司法部立即向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上诉,要求紧急暂停执行“罗巴特裁决”,不过这一要求被上诉法院5日凌晨驳回,这意味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入境限制令目前不会恢复执行。

罗巴特裁决能彻底推翻总统令吗?

根据法律程序,彻底推翻总统行政命令的途径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国会推翻,一种是通过联邦法院推翻。

国会方面,已有包括参议院多数党米奇·麦康奈尔在内的数名共和党人对特朗普含蓄提出批评,认为“不要单独指责某位法官”。民主党人“火力”则激烈得多,焦点主要集中在入境限制令“既违宪又违法”、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等。

不过美国媒体大多认为,由共和党把控的国会参众两院很可能会支持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因此,这一闹得沸沸扬扬的入境限制令能否生效恐怕终还要看法院裁决。

上月31日,特朗普提名尼尔·戈萨奇担任法院大法官,不过这一提名尚未在国会获得通过。由于入境限制令风波,参议院少数党、民主党人查克·舒默4日说,戈萨奇必须在显示他独立于特朗普方面“达到更高标准”。从民意来看,全美多地出现对入境限制令的抗议,也有不少人手持标语,赞扬特朗普保护了美国和人民。美国社会撕裂再次因这一行政令暴露于聚光灯下。

罗巴特裁决会不会引发宪政危机?

路透社说,“罗巴特裁决”成为“特朗普就任后场重大司法战斗”,美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议员帕特里克·莱希就此批评特朗普“试图恐吓、非难一位联邦法官”,并称“他(特朗普)似乎打算引向一场宪政危机”。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认为,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管辖范围包括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加利福尼亚州等比较自由的地方,不排除它会延续“罗巴特裁决”,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就需要继续上诉到联邦法院。

联邦法院是否受理此案,还是一个问题。刁大明认为,由于还有涉及特朗普针对移民限制令的类似司法纠纷,如果不同的联邦巡回法院对这一案例作出不同裁决,联邦法院就必须受理,而且受理时间比较长。“现实的情况是,特朗普这个行政令长只有120天有效期,恐怕是等不到法院的裁决了”。

对“罗巴特裁决”引发的纠纷,路透社称之为特朗普就任以来“遭遇的严重司法障碍”,“对他和他的移民禁令都是一次检验”。

美国刑事辩护律师邓洪说,“罗巴特裁决”是否让特朗普意外不得而知,但他的确很不满意。邓洪律师说,罗巴特法官虽然是美国联邦司法系统中层的法官,但他一旦做出裁决,就必须得到执行。新官上任的特朗普无论如何意气风发,都无法改变美国政治运作的游戏规则,新总统自恃拥有相当民意而不顾各界的批评,但是这次禁令案的折腾,会让他有所领教。

詹姆斯·罗巴特

这个法官有何来头?

特朗普4日在推特上抨击詹姆斯·罗巴特是个“所谓的法官”。不过从罗巴特的资历来看,他不仅专业水平过硬,而且早已被共和党认可。

现年69岁的罗巴特毕业于乔治敦大学法学院,早年在私营律师事务所供职长达30年,并终成为华盛顿州一家知名律所的合伙人。2003年,罗巴特接受来自共和党的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提名,离开回报丰厚的律师事务所。次年,对他的提名在参议院任职表决中更以99票同意、0票反对通过。此后,罗巴特担任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地方法院联邦法官至今。

媒体普遍描述罗巴特为人低调,热心公益事业。他此前曾担任“西雅图儿童之家”机构主席、“华盛顿儿童家庭社会”机构受托人等公益组织职务。他与妻子膝下并无儿女,但收养了数名儿童,,这些孩子大多来自东南亚地区。

2011年,由于华盛顿州削减预算对该州残障儿童及其家庭造成影响,罗巴特毅然叫停相关预算法令,并强调政府天平应向民众疾苦倾斜。

不过罗巴特的判决也曾引起争议。2016年,他在听证会上谈到有关西雅图市警察存在偏见及滥用武力的情况时,说出“黑人的命也是命”这句话,被外界视为公开支持特定组织的首位在职联邦法官。“黑人的命也是命”是一个黑人维权组织,消息,近年来因抗议方式日趋激烈而遭人诟病。

罗巴特多年好友道格拉斯·阿德金斯称,罗巴特其实对政治“相对不关心”:“他不是保守派,,也不是自由派,他只对法律和公平感兴趣。”

厦门开通至韩国木浦货运航线
到2015年印尼棕榈油出口将占到产量的50
护舒宝卫生巾怎么样护舒宝液体卫生巾好不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