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高晓松直播打电话给粉丝拜年祝大家早日实现

2019-06-09 01:26: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孩经常发烧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小孩经常发烧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小孩经常发烧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2月22日22点,狗年开工天,在这个多数人已酣眠的时间点,高晓松在美国洛杉矶的家中,清晨六点零六分进入了蜻蜓FM直播间,与等待着他的10万粉丝说了新年好之后,连麦接通了个听众的。从有关春节的问题开始,他回答了友们关于人生梦想、中年危机、文化传承、为友征婚的8个问题。

高晓松:大家好,不好意思,我一直在打,可能是因为有点挤,打不进去,所以迟到了几分钟,其实我从九点五十五就开始往里打,现在看到大家刷屏说话了。

先给各位拜个年!各位新年好,上班快乐,希望大家早日实现一只狗的梦想:有人疼爱,有人供养,不劳而获,就是我的的梦想。再旺也不如有人供养好,是吧?

有人问我说我喝了吗?当然没有,我人在洛杉矶,现在是洛杉矶早上时间六点零六分,没人这么早喝酒。而且我已经基本上不太喝酒,除了过年跟家里人偶尔喝两口之外。

主播:我看线上有非常多的小伙伴在跟你示爱说他爱你。

高晓松:谢谢各位,我也爱你们。

主播:接下来,我们马上接听位听众切尔的。

听众:接通了吗?我是个吗?太紧张了。

高晓松:你好,听见了。

听众:高老师新年好!

高晓松:新年好。

听众:您那是早上,太感动了,我先谢谢各位朋友们给我问题的点赞,让我这个问题能个问,太紧张了。先给高老师拜个晚年,祝您今年万事顺意。

高晓松:谢谢。

春节伴侣

十五想与嫦娥奔月 俯瞰众生欢喜

听众:因为每年大家都得回家过年,我刚回到工作地。其实挺辛苦的,来回奔波,但是因为要和家人呆在一块,所以过年的时候想着还是回家。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面是要回家过年,如果给您不受任何时间、空间,任何条件限制,您想跟古今中外谁一块过年,或者您想跟他一块干点什么?这就是我的问题。

高晓松:只能选一个人吗?

听众:都可以,我想听您多说几个。

高晓松:如果选一个男的这个就好办。

听众:您先说女的吧。

高晓松:选个女的就是因为咱们过年每一天的意义不一样,三十应该怎么过,初一应该怎么过,初二应该怎么来,初五怎么拜,中国古代是十五热闹,因为古代没那么多灯,所以十五的时候月亮圆,大家才能出来逛逛灯会等等,十五我当然兴的是跟嫦娥一起。

听众:竟然是神话人物,我的天。

高晓松:对,因为十五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出来了,一年当中热闹的一天就是正月十五,大家跑船、秧歌、看灯,各种各样男男女女,你看古代的小说通常都在这一天大家偶遇了,姻缘就展开了。所以你要是能跟嫦娥一起你就跟她奔月了,你跟她奔了月就能看见他们,就能看见这些欢乐的人群,不管前一年经历了什么,大家到街上来喜气洋洋,所以跟大家分享这是一件极为愉快的事。如果是跟一个男的一起过那是初五,初五跟谁一起过你能猜到吗?

听众:财神?

高晓松:对,初五的时候你要是跟财神一块过你就发红包呗,发红包哪有跟财神一起过来得好呢?当然了,要是找不到财神跟马云一起过也行,反正就是给大家发红包。

听众:我觉得您这个想法特别好,又美好,然后又有钱。我想祝高老师有朝一日可以登上月球,我的问题结束了。

2017进度条

两年,融入了阿里集体,准备做些很有意思的事儿

主播:我们抓紧时间再来接听下一位获得优先跟高老师连麦的这位幸运听众的,叫做MOMOMENTO。

听众:新年好高老师。

高晓松:你好,您这名字怎么念?

听众:我这个名字就是沉默的意思,尽量少说话,因为说多了容易说错嘛,所以沉默是金。

高晓松:那咱俩怎么着?沉默一起?

听众:我是关注了您很久的一个听众,好紧张。

高晓松:没事儿。

主播:不要紧张,慢慢来。

听众:喜欢星期五的闲情偶寄,很感谢过去的时间里有您声音的陪伴,让我度过很多美好的时光。

主播:请问这位听众今天有什么问题想要跟高老师一起探讨分享一下的?

听众:我想让晓松老师盘点一下您过去一年开心的几件事,谢谢晓松老师。

高晓松:别客气,过去一年开心的几件事,私生活的事我就不多说了,就说说工作的事,我觉得有几个事很开心。一个就是我进入阿里这个公司已经两年多了,我发现自己逐渐融进去了,我觉得这是一个让我很开心的事,其实跟我以前想的很不一样,因为以前都是跑单帮,拉起队伍就上梁山,上完梁山依然是我干我的,你干你的,我就比划我这一亩三分地。但是加入阿里以后发现组织很重要,不是你自己带队队伍打打杀杀就行了,你得融进整个大的集体里,而且慢慢的发现集体的力量比我以前想的大很多,我以前自由散漫惯了,而且我从小读书的时候就开始老觉得组织没意义,我觉得组织会限制很多事。

听众:自由知识分子。

高晓松:所以我入团就已经很勉强,我当年入团的时候组织找了我好多回说你怎么还不写申请书啊?我说不知道怎么写,然后组织还帮助我进步,帮我写这个申请书,导致我一直就是这样,我上大学也是,学校里有什么社团,什么合唱队、乐队、话剧社我一概都不参加。我老觉得我带几个小哥们一块干点喜欢的事就挺好,但是在一个更大的地方你想干更大的事情,发现这不行,所以花了两年的时间能够融进一个集体,改掉以前很多的习惯,这事让我觉得很高兴,于是现在推进很多事情就比以前要顺畅很多。所以,大家今年会很到很有意思的几件大事很快就会干起来了,所以这是我非常高兴的事情。

听众:可以说一下吗?

高晓松:现在还处在商业机密,但是很快大家就会看到,尤其是我们在海外,在好莱坞,在全世界会推进,因为总的来说我的任务还是国际化,所以我努力地国际化,国际化这事本身也很慢,因为中国跟世界上百年各种各样的差距,近几年才追上来,所以大家在共同做的这个事情上其实要花很长时间,这个以后有时间慢慢跟大家汇报,但是终于我觉得可以跟全世界齐头并进的一起做点事了,这是我特别高兴的一件事。

然后就是我们这个杂书馆有了更多的收藏,因为在大家的支持下名声越来越大。所以很多书就会主动找你,也有一两个分馆很快要开出来,这也是我很高兴的事。因为做公益的事跟工作是不一样的,工作要效率,要追求快等等,公益这件事我觉得还是要比较稳,所以杂书馆也开了两年多了,到现在两年几个月了,在逐步的推进,让我觉得我能做一件很稳的事情,因为我从小性格比较急躁,公益这件事很磨炼我。

当然,还有一件更慢的事就是到哈佛去做一点研究,这个事比公益还要慢,因为学问这件事是一辈子的事,之前小的时候看点书到处跑一跑,然后长大了跟大家分享,越分享越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去认真的把学问好好做起来,所以从去年接到邀请到今年去。以后可能会花越来越的时间真的做点学问,而且能跟大家分享的尽量也跟大家分享,这是一个非常愉快的事情,大概就这几件事我觉得兴的事情。

听众:谢谢晓松老师,祝您工作愉快,生活愉快。

节日没那么重要

时代的进步,文化也会跟着时代慢慢去演变。

主播:接下来我们继续联线东四环小龙猫。

高晓松:你好,小龙猫!

听众:高老师好,我是北京的听众。

主播:小龙猫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们的高老师?

听众:刚才有一点回音。

高晓松:你忽略那个回音,你就当那是遥远的太空那边的声音。

听众:首先,向遥远的太空那边的高老师问一声过年好,我08年就买您的专辑,成了您的听众。今年过年其实非常热闹,但是在北京特冷清,我们晚上回去的时候那个楼里都没有几个灯光。所以,我特别想问您咱们的传统节日在中国可能比较萧条了,国外洋节很多,小孩也都很喜欢过,我想问问您关于传统节日的发扬方面您的见解。将来我们这些特别重视的中国传统节日会是什么样的走向,在这么多洋节的包围中。

高晓松:北京很冷清吗?你们现在不放炮了吗?

听众:五环以内都不让放了。

高晓松:过去为什么要这么多的节?主要是因为大家不够热闹,大家的人生大部分时间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勤勉地工作着,整个社会也比较凝固,信息量比较少,所以大家发明了很多节日,让自己在平淡的生活里有一些日子特别快乐。所以为什么大量的节日都在冬天,东方的节日也在冬天,春节、正月十五等等。西方也是,感恩节、圣诞节、新年,其实主要就是因为这个时候是农闲,大家忙了大半年收割了之后大家开始有点闲的功夫,所以来过过节。现在跟过去的不同是,现在的生活特别的丰富多彩,所以信息量也很大,就不是大家平时九点钟就上床睡觉了,就等这一天过节。所以不光在咱们这,在全世界现在节日都没有那么的重要。原来的交通也没有那么方便,所以过圣诞节、感恩节的时候聚会一下特别重要,现在大家天天都拿视频着、直播着,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时代的问题。

另外就是商业包装的问题,因为现代的时代实际上是商业主导的时代。节日你就把它当成IP,一个IP要把它整个的包装起来,让它周边有很多东西可玩,有很多象征性的商品、仪式感等等,所以被商家们看中的、包装得非常丰富多彩的节日就会逐渐做得越来越大。咱们现在出现一个新的节就是双十一,它原来啥也不是,就是因为把它整个包装成一个大的IP,然后围绕着双十一又多了晚会,又多了更多的东西,大家剁手,商家也加入变成一个狂欢节。

我在西方也看到一个新的节日,比如8月的一个星期六,百万的年轻人都跑到苏黎士去在大花车上打碟,还发明了一个大的衍生品喷水枪,大家互相喷,浑身湿透。所以,我倒不觉得中国传统节日被西方洋节侵略的问题,而是包装的问题,因为西方的商业化非常早,商家们为了绞尽脑汁挣钱所以把一些节日包装了。中国的商业化也开始越来越好,你可以看到一些其他民族的节日在美国也过得丰富多彩。比如美国在春天的时候有一个节日在整个东岸都过得特别好,其实本来就是一个爱尔兰人的节日,但是它搞得特别盛大,那几天大家狂欢等等,其他的人也会加入,觉得这个挺有意思,大家慢慢都忘了这是爱尔兰人的节日。我觉得春节慢慢在西方的大城市里,至少有唐人街的地方,大家也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节日,所以这是一个世界融合的问题,不是单向的谁来侵略,谁来溶解。当然未来商业和文化结合的越来越多,谁把自己的IP包装的越来越好,让大家觉得有意思,这个节日就会传下去。很多东西其实在历史上都会消失掉,不光是中国的节日,西方的节日有些也没有了,因为宗教式微了,很多宗教的节日也没有了,这就是时代的进步,文化也会跟着时代慢慢去演变。

高晓松:依然没有去洗手间,说明并没有老,还是能跟大家继续聊,回音解决了,太好了。

主播:一下舒爽了是吗?

高晓松:对,一下子舒爽了,刚刚相当于听着我的一个幽灵,十秒之前的回音。

主播:高老师,接下来要进入我们送福利的环节了,您就带着这个舒爽的心情给大家发一波红包,也请高老师开启今天的福利抢红包环节。

高晓松:对,给大家发红包。

主播:接下来我们要准备发红包了,大家一定要持续的来关注我们的直播,当然这一轮之后还是会有更多的惊喜在节目当中发送给各位,红包已经发过去了,大家赶紧藏起来。

高晓松:手慢了,红包抢完了,大家有抢到的吗?

主播:主要是线上的人太多了。

高晓松:咱们这个太不象话,大过年的,赶紧再发一个。

主播:接下来我们继续发红包,再发一轮,希望线上的小伙伴抓紧时间抢红包,我们的红包再一次就这么被抢完了,接下来我们继续来连线听众小伙伴,当然也希望更多的小伙伴能够通过我们的直播间跟高老师进行连麦,之后还是会有惊喜和福利持续的送给各位。接下来我们连接这位叫做高更的月亮的听众。

为友征婚

和音乐世界的林海一起,是件安静幸福的事儿

听众:你好,高老师,新年好!

高晓松:你好!

听众:您可以听到我说话吗,高老师?

高晓松:新年好,我能听到。

听众:之前看高老师发了一条微博,很久没有看到征婚的帖子,我要代表女听众提问一个问题,您代表林海老师征婚,我想问征婚之后真的有成的吗?有没有合适的?想关注后续的进展。

高晓松:我可以先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个背景,因为可能还是有一些朋友不知道这事,也是神奇,一般到我们这岁数的人,林海比我还大可能有10个月,他是69年1月份的,但他是中国的音乐家之一,也是我喜欢的中国钢琴家、作曲家之一,也是我的朋友之一,我们俩现在已经有25年的交情了,大家如果看早我们的张唱片校园民谣里面《睡在上铺的兄弟》等等都是他编的曲,所以我们俩从小就比较好。

我还记得2005年中国申办奥运会失败的那天晚上我就在他家,我们两个本来准备好了酒庆祝,但是念出来是悉尼,当时我们两个就傻了,也不出去跟朋友欢聚,那时候我们玩一个游戏很有意思,他即兴弹钢琴,黑暗中弹给我听,然后问我你觉得这是什么,我说我觉得这是月光,这是怀念,或者这是憧憬,然后给这个钢琴曲起名字,因为实际上音乐很多东西是没有办法外化成文字的东西,所以看到以前的音乐家作品没有名字,比如D小调多少多少号。

我们是特别好的朋友。他可能跟大多数人一样,生活出了点问题,不能说跟大多数人一样,而是跟很多艺术家一样,比较自我,所以经常在录音棚里一待待一天两天,日夜都在里面,经常日夜颠倒,所以你在北京的话夜里三点钟到林海他们家找他就行,我就不分析具体原因了,总而言之离婚了,就比较痛苦。而且林海是一个大帅哥,长了一米八几的个,浓眉大眼,但是他比较内向,不像我们能出去到处跟大家混去,即使像我们这种年轻的时候天天在外面混的现在也不出门了,他又不出门,一直生活在音乐圈的小圈子里,所以他就不知道该咋办,他就让我帮他征婚,所以我就帮他征了个婚。

当然,我觉得嫁给林海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事,尤其是嫁给中晚年的林海,听着他音乐的变迁,看着一个男人如何在音乐的宗教性里面成长,安静,是一个很幸福的事,于是就帮他征了婚,然后留了个邮箱,结果哥们就疯了,到现在为止可能已经有俩邮箱了,因为个邮箱爆了,又开了一个邮箱,到目前为止没有发进来的有多少不知道,有多少情义消失在空气里也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收到5000多封他已经看了2500封,而且他还回邮件,他还认真地把照片都仔细看了看。我还跟他讲这个时代就不要多看照片了,过去的时代除了看照片还可以看一个东西挺有意思,我们那时候经常会收到很多听众的来信或者叫歌迷的来信,就给你写好多感悟,那个时代的人可能文笔比较好,而且字迹也比较好看,所以我们那个时候收到一麻袋信,愉快的事就是拆开了看里面的字迹,一看字迹娟秀就特别高兴,我们还真给人家回信,甚至去找人家。曾经去复旦大学找过一个字迹写得特别漂亮的女生,当然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我们俩人还在复旦大学相辉堂前面的草地上聊了半个下午。字迹现在已经没法看了,但是照片,我几乎都可以把我P成吴彦祖,所以我说你就靠直觉吧。所以他现在就在那认真的看信、回信,已经看了2500封。

听众:过了海选是吗?

高晓松:海选还没结束,因为还有2500封信没有回复,过了这个阶段就是下一个特别痛苦的阶段,因为他不怎么会跟别人说话,所以对他有意的姑娘们不要急,可能再过一个礼拜就进入大家来看他的阶段,他可能就会坐那低着头,在一个有钢琴的地方,因为他弹琴的时候和不弹琴的时候几乎是两个人。音乐是一个特别神奇的东西,有人一离开乐器眼神里面就熄灭了,但是他一弹琴的时候整个人魅力八射,不弹琴的时候魅力二射,所以约会的时候让他弹弹琴,各位不用急,马上就快了。

听众:下次您和林老师再合作一定要告诉我们,大家线上聊了之后线下得见面。

高晓松:O2O。

听众:对。

主播:我们再次感谢高更的月亮这位小伙伴,接下来我们马上接听贝贝的连线。

择居

在与自身能量密度匹配的城市生活,才会舒适

听众:高老师,我一直是您的听众,首先给高老师拜个晚年,祝新的一年里高老师能在哈佛大学有更脑洞大开的研究,而且能做出更美好的音乐,在阿里的事业征程更上一层楼。

高晓松:谢谢,十五之前拜年都不算晚年。

听众:高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我们国内很多的年轻人喜欢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打拼、居住、定居、繁衍后代,在美国存不存在这样的现象,比如美国大量的年轻人刚从学校毕业的,会去纽约、芝加哥、加州这些发展比较好的地方打拼?

高晓松:当然了,全世界都是这个问题,要不然纽约怎么会那么贵呢?两平米的一个墙上凿一个洞,放一张床垫也能租两百美金一个月,地铁里挤得一塌糊涂,这不光是中国的问题,洛杉矶一个城市的人口一千几百万就超过美国42个州的人口,有的州你去到那走到街上走一天可能只遇见俩人,所以这是全世界的问题,不光是中国的问题。

我觉得可以这样来想这个问题,美国人也说,你看那些不去纽约、洛杉矶的人会说你看我们这多好,宁静的、干净的、漂亮的小城市,在这慢生活很好,我经常跟大家聊到这个事的时候就说,对啊,为什么这里那么宁静,这个小城那么美好,就是因为那些不宁静的人都去纽约了,才会让这个小城宁静。因为人群是正态分布的,总有一些宁愿再辛苦也愿意打拼的人,也有一些人觉得那么累干吗呢?所以,是靠这个东西把大家分开,如果不是每一个小城有野心的人,来到了北上广,来到了纽约和洛杉矶,它也不会那么吸引人,就是因为这些人来了,这个地方才变成了大家奋斗的地方,才变成了产生奇迹的地方。

我好像看过一个报道,纽约只有20%人是生在纽约的,我还见过很多纽约的人到亚特兰大生活,所以不是什么样的人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而是什么样的地方生活着什么样的人终导致这个地方成现在的模样,所以我们可以用另外一个词叫能量密度,有的人能量密度比较大,他就愿意去能跟他能量密度匹配的地方,他觉得我的能量密度在这个地方被稀释掉,不能发挥出来,所以他不怕挤,不怕艰苦,有的人觉得自己能量密度没那么大,他就找一个跟他能量密度匹配的地方,在那生活。所以,每个人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体会到自己的能量密度,就会终选择一个跟自己能量密度匹配的地方生活,我觉得只要匹配了基本上你就会觉得舒适,就不会觉得很痛苦,如果不匹配就会痛苦,比如一个能量密度很高的人他在云南生活就会觉得不匹配,就会觉得我就要到大城市。所以,我觉得痛苦的人不是因为北上广的原因,也不是因为一个安静的小城的原因,而是因为能量密度的问题。

当然有的地方需要很强的能量密度,比如互联公司,九九七工作都很正常,不光是在中国的互联公司,美国的互联公司也一样,如果你非要闹出工会来就别来这种地方工作,你可以去政府部门。所以,基本上你选择的地方,你选择的职业,是不是跟你的能量密度匹配,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事情。还有的人在这方面的能量密度特别大,在那方面就很小,你要是选错了方向,选择了你不喜欢的领域,你的能量密度发挥不出来,你也会觉得不舒适。所以,就是大家选择自己能量密度匹配的地方、职业和组织是非常重要的。

读书

研究什么归根于两点,它是什么,以及它怎么弄

主播:我们接下来来接听蓝小星的。

听众:是我吗?我的天啊,说到悉尼的时候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因为我现在就在悉尼读书,我朋友说如果直播的时候高老师接了我的麦他明天直播吃翔。

高晓松:悉尼是不是现在已经半夜了?

听众:快两点钟了,因为时差三个小时。

高晓松:辛苦了。

听众:你知道我们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我经常晚上睡觉之前听您的节目,所有节目至少都听了三五遍,好多时候只能听着你的节目才能睡着。

高晓松:实际上是催眠用的。

听众:没有,长了很多知识,想的很多问题,脑子里面现在悬着的大概一两个,我现在在国外念博士,我自己做的学术论文是中国的古代思想史,平时经常会遇到各种七大姑八大姨的问题,他们过年了不会问我结不结婚、买不买房,他们会问我你怎么跑到国外读思想史,怎么不在中国呢?我现在面临回国找工作,我也还怕用人单位会问到这个问题,当然我自己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们在海外读书的话会有哪些在中国得不到的收获呢?

高晓松:你自己在海外都读到博士了,所以肯定你自己也有很多体会,我只能说一点我自己小小的体会,我觉得研究什么只是一个表面的问题,其实真正的问题是怎么研究,任何问题其实都是两个问题,一是它是什么,一是它怎么弄。我觉得在海外其实不光是西方,你去俄国,你去日本,我觉得其他的地方也都是一样的收获。

我一说其实你就明白了,其实是一个研究方法的问题,就是研究的学术传统和研究方法的问题,从什么角度去看一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值得吸收的东西,即使研究中国思想史也没有问题,因为在西方研究一个问题都有一个习惯性的角度,从什么地方想这个问题,从数据想这个问题还是从一个细小的地方想这个问题,是从王侯将相想这个问题还是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想这个问题,因为时间限制我们就不研究中国人传统从什么角度去想这个问题,还是西方人从人的角度去想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研究什么不是资料的问题,当然资料也是一个问题,比如我在哈佛看到很多中国近代史的资料确实是国内没有的,因为中国的近代史导致很多资料流失在海外,当然这只是一个小的原因,重要的原因我觉得要从另一个角度,从别的地方来看这个问题,一个是研究方法的问题,一个是离远了看这个问题的话可能有一个新的想法。所以,我觉得研究什么不是问题,至于做什么工作的问题,这个事我就完全不知道了。

听众:好,谢谢高老师。

高晓松:如果你找不到工作,但是你确实把思想史研究的特别透彻的话,你可以来跟我讲讲。

听众:谢谢高老师,近这两天在Instagram上看到有明星说祝贺新年是农历新年(Happy Lunar New Year),好多朋友说农历新年到底怎么说才是一个标准的翻译?

高晓松:我觉得说农历新年肯定是没问题的,反正在美国比较明显,原来大家都说中国新年,现在美国总统也好,洛杉矶市市长也好,大家祝新年的时候基本上都说农历新年快乐,因为不光是中国过这个年,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周边的韩国、越南大家都过这个年,包括中国的很多民族也都过这个年,所以大家就觉得这是一个多民族多种族的年,比如犹太人也过他们的年,伊朗人也过他们的年,你基本不会跟人说这是以色列的年,因为犹太人流散在世界各地,你当然说犹太新年好,不会说以色列新年好,因为这是一个文化的问题,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也不是简单一个民族的问题,大家在长长的历史上互相接受了对方的文化,所以我觉得用一个能让更多的人接受的方式去祝贺总会更好一点。

当然,其实没有什么更好或更不好,如果你生活再一个纯的中国圈子里你可以说中国新年快乐,但是你身边也有韩国或者越南的朋友,你说中国新年快乐,他会说谢谢呢还是说我也过这个年呢?就像美国说Happy holiday一样,美国好几任总统都开始说happy holiday了,这个事在美国也引起过争论,川普上台以后他说我就要说Merry Christmas,不要像民主党说节日快乐,我们当天就是这么建国的,但其实我觉得这种欢乐的节日没有必要争论,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以及你想说给谁听,你就怎么说。

梦想

人生苦短,就该每个领域都玩一玩儿

主播:谢谢高老师的答案,接下来我们接听本晚直播的一位听众鹏家耀。

听众:高老师你好,我是来自广东江门的鹏家耀,您说十五之前都不算晚年,我觉得我来晚了,但还是祝您新的一年壮志得酬,心志得了,纵横四海。我还是想跟你说一声谢谢,感恩在我人生黑暗的时候遇到了我人生的灯塔高晓松老师,改掉了过去声色犬马的生活,开始读书、思考,关心人类和世界。

高晓松:谢谢,我并不觉得原来声色犬马有什么问题,我觉得人的一生都要经历,如果你没有经历过声色犬马,天天都在读书研究,你也不了解人是什么样的,欲望是什么样的,所以我觉得声色犬马也没有问题。

听众:声色犬马交的那些朋友太轻浮。

高晓松:我也明白,因为我也经历过年轻时的日子。

听众:感谢您让我重拾年轻时的理想,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晓松老师,您玩了音乐,拍了电影,现在做了《晓说》、《矮大紧指北》的脱口秀节目,看起来您是一个人生赢家,请问您还有什么想做而没有做成的事吗?

高晓松:我已经没有什么没做过想做的事情,因为就像你说的,我命比较好,想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做了,但是做了和做好了,我觉得这中间确实还有很大的差距,我确实想做的事都做了,也是因为想做的事太多,导致其实每件事都没有做到那么的好。

有一年我和刘震云老师,就是写《温故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的大作家一起去东欧游历,我就一路跟人家讲这讲那,然后刘老师跟我待了几天以后,有一天晚上跟我很语重心长地说,晓松你确实有才华,你确实把很多东西想得比较通,但是如果你只选了一个方向,你就一生沉浸在里面,你可能在某一个领域真的能成为大师,但是你的问题就是你什么都懂点。我当时跟刘老师是这么说的,并不是一个人一生沉浸在一件事情里就能真的把这件事做得多好,你真的就成为这个领域的大师,那大师也太容易做了,不是扫地的人都能成为扫地僧,如果你能提早认识到这个问题的话就会觉得这个东西还可以。

其实我也拍了几部电影,我也看过别人拍电影,我心里是明白的,即使你把他的所有资金、演员、团队、剧本都给我,我也拍不成那么好,因为艺术的东西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它还不像做生意和做官,大家其实都会想我要是怎么怎么样我也能做成一个阿里,但是手艺这件事,你看看自己写的字,再看看别人写的字,这个东西一伸手就知道手高手低。我可能一辈子也写不出麦克杰克逊那样的音乐,写的的东西都是上帝把着你手写的,那上帝什么时候拿你的手呢?你要花一生等着上帝哪一天握着你的手吗?所以,我已经看到自己的问题,知道自己在每一个领域的天花板在什么地方,人生苦短,还不如在每一个领域都试一试。

当然,每一个选择都会对另一条路有遗憾,有时候我午夜梦回也会惊醒我如果在某一个领域钻研下去会不会成为大师,成为大师当然是另一个境界的事情,但是还可以的是,你能靠你喜欢的事吃饭,而且把自己喜欢的事几乎都能做出一碗饭来,你说谁是专业的,谁是业余的?很难去界定,你说你是专业的,你能不能靠音乐吃这碗饭,你说你做学问,能不能通过你的知识和眼界把它做成一个文化历史类的节目,有人愿意来看,终有人愿意赞助你,我觉得这是个阶段,至少我过了,所以这个至少让我觉得幸福,成为大师的事情我今天已经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当然未来可能还会做一些学术上的事,这个再老也不怕,如果我还有一些能力我还可以做一些公益上的事情。音乐上的事我今天已经到顶了,十几年前到七八年前那个阶段可能是我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已经顶到天花板了,后来就开始走下坡路。电影我不知道未来还有没有机会能够再努把力,但是我觉得天花板也就在这里,如果年轻的话你会觉得伤感,但是你到了我这个岁数就会觉得坦然,你既然都看到了就会觉得坦然。

成长

中年危机来了,不怕,你躁动就好

主播:我们接下来马不停蹄的来接听瑞定颜。

听众:太高兴了,我是来自上海的一个听众,一直很喜欢高老师的视频和音频节目,《指北》节目每次我都会听两到三遍甚至更多,非常喜欢您的节目。我的问题是高老师您的本命年已经过去了,今年狗年是我第三个本命年,所以我感觉自己也在慢慢的步入中年,我的问题是您有中年危机吗?在面对新人辈出的娱乐圈会感觉自己过时吗?

高晓松:36岁不算中年,的45岁以前都是青年,因为今天的时代、节奏、速度以及健康饮食,让每个人延长了很多生命,青年也按比例延长。

听众:谢谢,我就当自己还是青年。

高晓松:就是青年,我才刚刚步入中年,中年危机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过去了,其实我也没有非常清晰地感觉到到底是在哪一天过去的,就是逐渐逐渐的过去了,而且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方法,比如说你是靠锻炼身体还是靠换个工作,还是靠游历还是靠发现新的人生,但它就是会过去,这件事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我觉得一个人的成长是从鲜艳到经验,鲜艳就是你看书、看电影,你看了《挪威的森林》,你看了《少年维特之烦恼》,你觉得这是鲜艳的。

人有一个问题,因为从所有的文学、音乐、电影里来的这种东西给自己暗示,暗示青年好(四声)忧郁,暗示中年有危机,人会受很多社会传统的暗示。慢慢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其实这就是造物设计的我们,因为年轻求偶的时候就是要躁动,那是为了让这个物种能繁衍能进化,所以在该繁衍的时候给你设计了一个叫爱情的东西,你会觉得这个东西好厉害,有点一叶障目的感觉,你觉得一个爱情可能会影响你一辈子,其实等你年纪大一点,过了造物给你的繁衍期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东西自动就没了,其实人家早就给你设计好了,伴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这个物种就会这样,中年危机慢慢就会过去,我没有见到一个人中年危机一直到70岁的。

我记得我小时候坐在教室里听学校的广播,说到2000年的时候四个现代化就实现了,我当时就算2000年的时候我都31岁了,四个现代化实现还有什么意义呢,我都已经快死了,40岁的人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价值呢?当然到2000年的时候四个现代化确实实现了,我也确实40多岁了,但是我也没有觉得没有意义,这就是成长,我觉得成长是不能替代的,就像一个种子种在地里,阳光雨露是不可替代的。你问艾伦马斯特,你如果不做火箭,你能不能帮我做出一粒麦子?他一定说不可以,因为什么东西都不能替代成长,什么东西都不能替代阳光雨露,你可以用科技让一粒种子变得更重一点,但是你不能替代它,所以中年危机来了,不怕,你躁动就好了。

你问我怕不怕过气,当你成长到这个岁数你有时候不是怕的问题,而是盼着我什么时候才能过气,什么时候我才能在一个大学里面踏踏实实的做点学问,那可能是一种更幸福的晚年。所以现在我看到小鲜肉起来特别高兴,因为命运已经给我远超过我福报的东西,如果我还害怕别过气、别过气,那是不是有点贪嗔痴在里面?所以慢慢成长了,贪嗔痴这种东西在心里慢慢就淡了,如果有一天我过气了,那就少说话,多读书,写点东西。

主播:谢谢高老师的解答,线上还有非常多的小伙伴想要跟高老师进行连线,但是今天我们的直播真的要接近尾声了,没有办法接线的小伙伴不着急,高老师接下来会发一波红包给各位。

高晓松:我觉得做直播还是挺有意思的,咱们是不是每个月都可以搞一回?

主播:只要您有时间我觉得都可以,主要是您忙。

高晓松:我觉得挺好玩的,跟大家在一起这么聊天,也能激发我很多有意思的想法跟大家分享。

高晓松:我建议下次如果一个红包在两分钟之内就抢完了,那我们就失败了,我们一定要把红包做得大大的,然后每个月来直播一次。

主播:那我们也期待高老师每个月来跟我们互动,再对喜欢你的听众朋友们说一句话吧。

高晓松:其实有很多要说的话,我也看到很多文字刷屏的问题没有来得及回复大家,有很多问题很有意思,比如有人问我生活的问题,历史的问题,我会在《矮大紧指北》的栏目里跟大家聊,每月的直播我们继续跟大家欢聚,谢谢各位!

主播:再一次感谢高晓松老师,当然也希望2018年您能一切顺利,天天开心。

高晓松:也希望大家一切顺利,早日实现一条狗的梦想。

1721所高校在我省招生365万人

隆回县政府约谈采砂场负责人强化企业治超主

一69岁老太摔断腿儿子不理儿称当时睡觉没

1721所高校在我省招生365万人
隆回县政府约谈采砂场负责人强化企业治超主
一69岁老太摔断腿儿子不理儿称当时睡觉没
分享到: